联想是否是中国企业惹争议

2018-09-19 18:43 作者:产业新闻 来源:www.d88.com

  一个公司的归属,我们一般原则上这么判定:这家公司的总部设在哪里,为哪个国家创造更多的就业和税收,他就算哪国的企业。即使有所谓的母国资本控股,也只是股东分红而已,并且还要承担很大的风险。苹果、三星都是国际资本持股,但苹果的总部在美国,三星的总部在韩国,它们创造的就业和税收都在本国,所以我们都认为是苹果是美国的苹果、三星是韩国的三星、阿里是中国的阿里、联想,也就是美国的联想,没有任何疑问。是倪光南等技术功臣奠定了联想发展的技术基础,是中国政府和中国消费者哺育了联想,营销贸易销售团队及外资的作用是其次的,甚至在某些阶段,其作用是负面的。联想应将总部从美国迁回中国,在税收、就业方面,应尽可能地回赠回馈中国社会,而不是盲目的美国化。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近日,联想又一次进入了舆论的旋涡,起因是联想CEO杨元庆接受外媒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出:“联想不是一家中国公司”。

  【科技前沿的记者问:当前中兴被美国政府制裁,华为也面临美国地区的禁令,为什么联想可以置身事外,独善其身,逃脱美国政府的打击呢?联想和中兴、华为有什么不同?

  “我们拥有全球业务——不仅仅是销售和市场营销,而且我们在中国,美国,巴西,德国都设有研发团队。我们还在中国,美国,巴西,墨西哥都设有制造业务。”

  “联想公司的高管来自世界各地,我们也非常多元化,中国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目前的COO来自意大利,我们也有美国人和加拿大高管。”

  【联想总部设在美国纽约,员工总数达19000人,主要生产基地在中国。总部在美国,并且在美国还养活着几万员工,利润也是流向美国,那就是美国企业,苹果的生产基地也在中国,但没有人会说苹果是中国企业。

  一个公司的归属,我们一般原则上这么判定:这家公司的总部设在哪里,为哪个国家创造更多的就业和税收,他就算哪国的企业。即使有所谓的母国资本控股,也只是股东分红而已,并且还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苹果、三星都是国际资本持股,但苹果的总部在美国,三星的总部在韩国,它们创造的就业和税收都在本国,所以我们都认为是苹果是美国的苹果、三星是韩国的三星、阿里是中国的阿里、联想,也就是美国的联想,没有任何疑问。】

  就在此时被媒体曝出,网友口诛笔伐之时,杨元庆通过媒体发声,说这是一次重大的翻译失误以及有些媒体的断章取义,联想公关部门也表示,“该报道曲解了杨元庆当时完整的表述,并在标题中断章取义,进一步衍生出错误解读。”媒体报道详情如下:

  联想集团在16日发布声明澄清,表示该报道曲解了杨元庆当时完整的表述,并在标题中断章取义,进一步衍生出错误解读。

  事情起源于英国《问询报》14日的一篇采访。报道使用了“联想CEO:我们不是一家中国公司”的标题,可谓分外刺眼。

  采访的内容大致是关于为何联想可以逃脱美国政府的打击,杨元庆后面的话中也不乏“我们与其他中国公司不同,我们与其他跨国公司不同”之类的表述。

  16日,杨元庆本人在微博发声,称没想到采访会引发小波澜,“全球化过程中的lost in translation是一个长足的功课啊。”他强调,自己一直的梦想是让联想不仅做一家成功的中国公司,更要做一家具有包容力的全球化公司,因为他们要做全世界的生意,要吸引全世界的人才和资源。同日,联想集团也发布声明,称该报道曲解了杨元庆当时完整的表述,并在标题中断章取义,进一步衍生出错误解读。他们还点出,杨元庆的原意是“联想不仅仅是中国公司,更是一家全球公司”。】

  尽管杨元庆与联想的公关部门如此发声,广大网友仍然对这种解释不满意,比如在某新闻网站极其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下面,网友如此评论:

  之所以如此多的网友表示愤怒,并对联想公关的说辞不买账,是因为之前联想做过太多事让民众对它的企业印象不好。

  三、负面舆情从何而来——为什么绝大部分爱国网民反感联想 1、 联想走“贸工技”路线是中国信息产业的灭顶之灾

  同作为中国高科技企业的代表,联想执行的是一条“造不如买”的所谓“贸工技”发展路线,而华为则走上了独立自主的“技工贸”发展路线。

  在发展早期联想执行的也是独立自主的“技工贸”路线,并凭借总工程师倪光南研发的联想汉卡获得了巨大成功,甚至在1994年以独立研发的程控交换机技术(倪光南学生研发),首次攻进了华为的腹地:电信设备市场。1994年的时候,联想和华为,无论从资产规模、利润、技术能力,都可以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也就是说,如果由倪光南等人(比任正非更加懂技术和企业发展战略,也更加爱国)能够一直主导联想,今天联想在核心技术方面的成就,将远远大于华为。

  然而,由于柳传志害怕倪光南检举揭发自己贱卖国有资产,在当时一些新自由主义官员的包庇下排挤打压柳传志,直到1995年将作为联想总工程师并未联想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倪光南院士开除。这一苗头和矛盾,之前就已展现。比如,1988年,联想开始研发ASIC芯片,5个产品获得很好的效益;1994年,新自由主义势力否决了计划成立的联海ASIC设计中心。

  1995年后,为了肃清倪光南“余毒”,柳传志还打压其他科研人员,最终以“造不如买”的所谓“贸工技”路线替代了倪光南为代表的独立自主的“技工贸”路线,直到一步步走上依附性的发展路线上。

  【“联想作出的重大创新大多是在企业100%国有时取得的,而变成‘民营’后反倒缺乏重大的创新。我在联想任职的前10年(1984-1995),企业100%国有时,我们自主开发了联想式汉卡、联想系列微机等拳头产品,得了两个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但‘国退民进’后,联想的重大创新反而很少了,后10年只得过一个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实践表明,柳传志搞的‘国退民进’除了造就了吕谭平等几个数十亿元等级的超级富翁之外,并没有帮助联想高技术的发展”。

  与柳传志主导的联想不同,任正非的华为则坚定不移的沿着独立自主的“技工贸”路线走下去。而发展路线的不同也决定了两家企业不同的发展结果。2012年,在电信设备领域已经独霸天下的华为,开始将资源倾斜到之前没有重视的手机业务,首次攻进了联想的腹地:消费电子市场。在这一年,联想的手机业务高居国内市场第二名,份额高达13.1%。五年后的2017年,华为已经稳坐国内手机市场份额第一,而联想手机的份额降低到不足1%,排名更是滑落至第10名。

  2017年联想集团的当季度公司权益持有人亏损应为2.89亿美元,前三季度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亏损应为2.22亿美元。持有联想集团29.1%股份的联想控股披露的数据显示,去年负责IT业务的联想集团亏损6.7亿元。从五年前到现在,联想市值已经蒸发将近70%,甚至在今年5月4日被踢出了恒生指数的成份股。

  导致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就是执行“造不如买”的发展路线的联想不重视自身技术研发。资料显示,从2006年到2015年的10年中,联想累计投入研发成本44.05亿美元,平均每年4亿美元,折合每年25亿人民币左右,不足华为的十分之一。而华为2017年研发投入已达900亿,而联想十年研发投入加起来也就44亿,不到人家一年投入的零头。

  【“对比联想和华为两家公司,从体量上看,联想集团比华为大五倍。联想最开始靠中科院计算所的技术,后来靠并购、引进,在引进仿制的道路上走得很好。华为从开始没有什么资源,到后二十年赶了上来。华为的研发在世界上都属于先进水平,很多跨国公司都不如它。从实践的角度,按照2015年的业绩来看,华为的利润大大超过联想;从发展趋势来看,华为靠自主创新,现在可能比联想要快十倍。华为现在堪比思科,全世界都承认。华为还有芯片、计算机,可以与苹果比一比。所以说,坚持自主创新的道路对企业是最好的方法,不要相信引进可以做得很快。”

  倪光南时期,联想已经具备开放自主操作系统的能力,如happylinux项目等(已经基本完成了Linux安装、使用界面的中文化工作),倪光南被赶跑后,这些项目被放弃。

  从华为的案例经验可以看出,如果当年柳传志和倪光南之争中,获胜的是倪光南,那么联想带领中国民族信息产业今天可能已经打败了美国微软+因特尔的技术联盟。

  按照高通给出的专利许可计划,全球范围内使用高通移动网络核心专利的5G手机都必须依照下列条款缴纳专利费:单模5G手机:2.275%;多模5G手机(3G/4G/5G):3.25%。而对于那些同时使用了高通移动网络标准核心专利、非核心专利的5G手机,收费标准为:单模5G手机:4%;多模5G手机(3G/4G/5G):5%。什么概念?一部手机卖1000块,最少交给高通32.5元。2017中国国产智能手机销售4.36亿部。如果手机出货量不变,就算全是千元机,销售额也有4000多亿,高通就算啥也不干,至少能拿走130亿。

  前一次会议#86b时间为2016年10月,后一次#87时间为2016年11月。华为发表声明称联想投赞成票,点明了是【2016年11月】的会议。

  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LDPC用于长码,几乎是无可争议,也是为了达到高吞吐率和硬件的高效率所必需的。绝大多数公司都认可即便短码有其他选择,长码都必须要用LDPC。

  争议的地方在于短码,也就是最终的数据信道编码到底采用LDPC+LDPC、LDPC+Turbo还是LDPC+Polar?这也是这次联想投票的主要焦点!

  (1)在#86b会议上,联想在长短码编码上有过两次投票,一次是长短码编码方案的选择上投了高通LDPC+LDPC的赞成票;另外一次是在华为的LDPC+Polar上投了反对票,两次投票对华为都不利。

  (2)在#87会议上,联想在信道控制编码上倒是投了华为的Polar,但这个确实对Polar最终赢得信道控制编码的结果影响不大。

  在“5G投票”过程中,为什么联想宁可冒着背负卖国骂名的风险,也要去干这种为人所不齿的事情,因为柳传志所标榜的“贸工技”路线年来,联想累计投入的研发成本总共只有44亿美金,不足300亿人民币,而同期华为的研发费用合计2400亿。而在17年这一年,华为投入的研发费用更是达到了141亿美金,接近900亿人民币,一年更比一年加速,双方的研发投入和技术差距犹如天堑之别。

  联想因为技术欠缺,盈利就出现了巨大问题,开始变得岌岌可危,不管是电脑业务,还是手机业务,都一败涂地。而为了扭转颓势,联想不是反思自己的发展路线问题,而是选择通过损害国家核心利益换取美国高通公司对自己的技术支持。根据从联想内部传出的消息,联想将跳过高通845,直接获得高通骁龙855芯片处理器的采购资格。联想获得骁龙855的首发采购权,很明显会成为中国第一家推出5G手机的厂商,甚至在全球市场,都将占据先机。

  联想不仅在2016年的5G标准投票上惹出争议,就在2018年5月的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简称央采中心)的采购会议上又一次投票反对国产操作系统,置国家安全于不顾。

  2018年5月16日下午,中央国家机关政府采购中心就电脑产品采购例行向各PC供应商征求建议。在支持国产操作系统发展的事项上,各PC供应商产生了巨大分歧。

  与会厂商代表透露:在涉及“台式机的评分标准”的议程中,会议提出“预装国产操作系统”的建议,核心为在央采计算机台式产品配置1到6及笔记本产品配置1到5的评分标准上,是否对预装国产操作系统进行加分(即双系统)?这项议程是以举手形式表达各自态度的,反对的先举手,这个环节共有四家厂商举手反对(联想、惠普、宏碁、华硕)。反对厂家过半。

  这个采购会议的重要意义,在中国具有风向标作用,如果政府采购的电脑尤其是中央政府采购的电脑预装了国产操作系统,全国各地的政府也会陆续安装,国产操作系统就有了使用体验和改进的空间,中国就可以逐渐摆脱微软的“蓝屏”危机,中国人就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电脑。

  台式1到6配置的产品及笔记本1到5配置的产品是央采的标准配置设备,也是央采中心按时招标采购的预算内设备,占了年度台式机笔记本采购总量的大部分份额,采购总量约12-15万台。这个是年度稳定的采购计划,如果预装通过,下一期批量集采用户就可以使用安装有国产操作系统的电脑,这次错过目前尚不知下次何时。

  会场另有建议提出:在台式和笔记本产品上各增加一款配置只安装国产操作系统,在座供应商均无异议。事件发酵后,联想试图在舆论上搅混水,联想集团发表声明说,“在此次会上,央采中心就使用Windows+国产Linux双系统整机方案向与会厂商征询意见。联想提出的建议是使用单独国产Linux系统整机方案,包括台式机和笔记本。”这里的关键是单系统方案并非标准配置,并且美国企业也支持这个方案,并且这个方案也需要报批,即使报批通过,这个高配产品需求量小,远远不及标准配置。至此,联想集团在舆论上故意撒谎掩盖真相刻意欺骗公众,在公共舆论上、社会信誉上已经大受影响。

  众所周知,互联网电子设备包括电脑、服务器、手机、平板乃至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硬件的核心是芯片,软件的核心就是操作系统。目前操作系统市场牢牢地把控在美国公司微软、谷歌和苹果手中,都是美国国防部八大金刚。苹果和微软操作系统留有后门都是媒体公开报道过的。何况近期的中兴禁令就包括操作系统。因此,从涉及国家安全的政府、军队、银行和石油系统开始支持发展国产操作系统非常必要,也是唯一可行手段。

  因此,中国政府从国家安全的高度出发,赋予了政府采购最重要的一项政策功能,就是支持国产软件(含操作系统)发展,各级政府采购机构一直在努力推动落地。

  如果联想不举手反对,国产操作系统被预装到中央国家机关办公用机中的几率将大大增加,每年预装数量预计在15万套左右,成为中国推进国产操作系统应用里程碑式的动作。

  据IDC的数据显示,近三年中国政府采购PC机的行业市场份额,2018年酒泉事业单位招聘考试职测备考:最不利原则,联想Lenovo+ThinkPad始终占据60%左右,为联想带来了巨额利润和品牌影响力。联想依靠巨额政府采购获利,却在关键时刻反对政府采购电脑预装国产操作系统,置国家信息安全于不顾,这种行为引起了爱国网民的普遍反对。

  联想的问题还体现在其在国内外的歧视性定价。一般而言,作为本国企业在国内的产品售价会低于国外。以华为为例,华为最新的笔记本电脑matebook Xpro 在欧洲的售价折合人民币是16000元,而中国售价仅13000元,便宜3000。环亚国际ag88,保时捷版本手机也是16000元,中国版本是13000,P20Pro国外售价是7000 同配置的国内仅5400。在国外卖高价让利中国消费者,这才是真正的民族企业良心企业。而联想则恰恰相反。

  联想一款高配的电脑在美国的售价折合人民币是10847元,在台湾是18977元,而在大陆则卖26399元,同样的电脑美国比我们便宜六七成!2017年联想海外销售额占72%,实现销售亏损244369千美元,国内销售额占28%,实现销售利润539137千美元,总销售利润294768千美元,也就是说,中国消费者为他贡献了所有的利润,并且补贴了全部海外亏损。让中国消费者来补贴外国人,因此中国消费者多年以来都普遍将联想成为“美帝良心企业”,这在互联网上已经几乎成为网民的共识。

  2004年12月8日,联想集团和IBM签署了转让协议:联想将斥资12.5亿美元购入IBM的全部PC业务。在我们的印象中,收购一家公司肯定是看中了这个公司的营利能力,是因为能够给自己的公司赚钱,但是联想收购了IBM的结果是什么呢?

  在2004年兼并IBMpc业务后海外销售一直在亏损状态。以2017年为例:海外业务亏损约2.44亿美元,国内业务盈利约5.4亿美元,总盈利约2.95亿美元.也就是用国内销售利润约2亿美元贴补国外,形成完美的利益输出链条。

  因为从2001年到2004年6月30日,IBM的PC业务累计亏损了9.65亿美元。2003年上半年,IBM的PC业务销售额为43亿美元,亏损了0.97亿美元,到了2004年上半年,亏损进一步扩大,销售额52亿美元,亏损1.39亿美元。因此这本身就是IBM的“鸡肋”,联想收购Thinkpad也不是联想主动的,而是IBM首先发起的。

  不仅如此,联想集团在用12.5亿美元外加承担高达5亿美元“净负债”的方式收购IBM全部个人电脑业务后,以中国为主要生产基地,并由原IBM个人系统部总经理史蒂芬·沃德出任新联想集团新CEO,并且迅速将总部搬到美国纽约。联想声称将总部搬到纽约是IMB要求的,但我们从来未见一家企业收购另一家破产企业却要将自己企业总部搬到被收购企业地。实际上,联想迁移总部到美国是向美国转移资金的另一种方式。

  当前很多跨国企业都想着怎么避税,美国自己的跨国企业很多都选择税务宽松的岛国如开曼群岛,而联想却选择将企业总部迁至税收严苛的美国。关键是联想当时大赚内地政府采购市场的便宜,却把企业税收和资金贡献给美国政府,这是赤裸裸的利益输送,很多爱国学者及网民质疑联想通过剥削中国政府和中国消费者,来向美国输送利益。

  2005年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正式宣布,将两年一度的“推动美中关系杰出贡献人士”表彰授予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总裁、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所以,收购IBM、摩托罗拉是假,转移国内资产、利益输送是真,为国际化搬迁总部是假。

  在2017年9月18日当天,联想在台湾的官方网站大搞促销活动,而且配图居然是是日本军旗,日本武士,文字是感谢日本武士! 更为严重的是,作为中国企业,却在官网上赤裸裸的反对“一个中国”原则,支持立场。联想在台湾官网和美国官网上香港后面分别加上了中国字样,表示香港是中国的,但在美国官网和台湾的官网上台湾一栏中却没有标注中国字样,这就如同直接将台湾视为与其他国家一样的“”!类似事件的曝光更加刺激了大众敏感的神经。

  据Bizjournals网站4月21日报道,联想21日发表声明称,该公司与美国弗吉尼亚州贝尔沃堡(Fort Belvoir)的美国劳军联合组织(USO)“战士和家庭中心”达成合作关系。这笔交易显示联想在扩大市场份额的同时还致力于为部队提供技术支持。

  美国劳军联合组织(USO)“战士和家庭中心” 旨在为现役军人及其家人提供修养场所,并为伤员和护理人员提供医疗场所。通过双方达成的合作,联想产品将入驻该中心。

  美国劳军联合组织CEO伊莱恩·罗杰斯(Elaine Rogers)表示:“作为帮扶中心唯一的合作伙伴,联想倾力协助我们工作,捐赠了大批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和台式产品。这些都给那些为保卫祖国而流血牺牲的战士们和他们的家人带来科技便捷。”

  1、是倪光南等技术功臣奠定了联想发展的技术基础,是中国政府和中国消费者哺育了联想,营销贸易销售团队及外资的作用是其次的,甚至在某些阶段,其作用是负面的。联想应将总部从美国迁回中国,在税收、就业方面,应尽可能地回赠回馈中国社会,而不是盲目的美国化。

  2、多向华为和任正非学习,抛弃“贸工技”路线,改回“技工贸”路线。利用已有的积累的资产,利用中国政府和消费者贡献的利润和财富,转化为核心技术。

  4、纠正上述七点错误,以及过去其他错误之处,做回一个民族企业,将该做的事努力做好。